K迪士尼 未断奶的中国动漫代工厂能否逆袭

动漫蓝海正浩浩荡荡展现在中国投资者眼前,而迪士尼正是如今这片中国海当之无愧的当值海贼王,春季上演的《疯狂动物城》在中国市场虏获15.30亿元票房,并得到与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同样的9.2分豆瓣评分,同时登上票房与口碑的顶峰。

上海迪士尼6月16日即将开园,以及舆论爆炒的起诉万达事件,也让迪士尼成为舆论风口浪尖的弄潮儿。

外国动画巨头来势汹汹,国内巨头也在紧锣密鼓,加速布局动漫行业,腾讯动漫、阿里影业、百度旗下的爱奇艺以及苏宁环球都在重金涉足此领域。与此同时,新三板资本市场也潜伏着一大批有着做中国迪士尼大梦想的小动画制作公司,不完全统计有三十多家,包括华强文化、崇德动漫、舞之动画等。

其中不少曾经或者正在为迪士尼等外国巨头代工的制作工厂,正在野心勃勃的开始自己的原创征程,但是这绝非一片坦途。这些未断奶的徒弟们能否成长起来,饿死迪士尼这个老师傅,成为未来自己海域里的海贼王,面前还有重重考验在等着。

代工起步

舞之动画(NEEQ:837133)于2003年开设动画制作工作室,为国外迪士尼、华纳等知名的动画影视公司做代工,这些公司会给工作室派驻执行导演,2008年,舞之动画开始做原创动画作品。国内从做代工转型过来的动画制作公司很多,2000年前后,原力、鸿鹰、宏广这些苏州动画公司都在做代工,大概2006年开始尝试做原创。

早在1988年,苏州就已经开始动画代工,是国内最早做动画制作代工的城市,90年代,深圳、珠海也开始进入相关领域,通过代工学习到很多好莱坞和日本的东西。好莱坞与日本的创意思路迥异,好莱坞的产业链是从动画电影开始,受众群是老少咸宜,而日本是从二次元的漫画开始,主打青少年群体。

这家工作室已经成为一家以CG技术为核心,在动漫、影视特效领域具备IP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准,涵盖文化创意项目的孵化、投资、管理、制作、策划、发行、授权等全流程领域的文化集团。

舞之动画制作总部位于苏州,上海部门负责项目投资,项目运营和营销,张家港、沈阳、武汉、合肥设有制作子公司。在东京设立有国际创意中心;业务涵盖日本、韩国、北美、欧洲、东南亚等地区。

现阶段舞之动画的业务板块主要分为动画代工服务和原创动画两个类型。在动画代工业务方面,舞之动画具有多部动画大电影的制作经验,目前公司承接的代工业务多为高端动画制作需求。同时舞之动画也在动画原创业务方面不断投入,依托自身的创业制作能力和对市场把控的经验,结合知名IP动画化,进而通过动画方式放大原有作品的影响力,最终通过游戏、玩具等延伸市场盈利。

舞之动画董事长郑利嘉对指南君(ID:xsbzhinan)表示,国内创意方面比国外要弱,不够成熟,通过代工,我们学习到很多创意、生产方式以及制作技术等方面的东西。长期的制作代工经验可以让国内的动画公司学到很多技术,但时间长了容易导致思维固化,养成创意依赖症,这也是国内动画产业的短板。从制作水平,国外的水准很平均,而国内的则参差不齐,水平高的可以与国外相媲美,水平差的就差距非常大。

转型原创

舞之动画的业务合作伙伴包括迪士尼、华纳等知名的动画影视公司,现在舞之动画也致力于开发自己的原创作品。目前舞之动画在筹备中的有6个IP项目,分为3个合作项目,3个原创项目,其中合作的比例会根据项目投资占比的不同来调配。

虽然原创动画在舞之动画的业务收入版图当中并不显眼,只占4.41%的比重,但是原创动画带来的毛利率已经让这家曾经的代工厂初尝甜头。

2015年1-8月、2014年度和2013年度,舞之动画代工动画电影的毛利率分别为39.74%、19.06%和6.89%,而原创动画收入的毛利率分别为85.36%、84.77%和73.38%。

舞之动画的原创动画毛利率远远高于其代工动画的毛利率,可见,发展原创动画的诱惑力之所在。原创动画收入来源于相关作品播放时段的电视台贴片广告收入,以及电视播映权、发行的授权金,相关成本主要为原创作品的成本摊销。

421动画导演沈永亮对指南君(ID:xsbzhinan)分析称,国内在动画行业的沉淀还不够,没有经历过迪士尼、皮克斯以及梦工厂他们这样漫长的成长过程。《功夫熊猫》虽然是用中国元素,但是梦工厂在做《功夫熊猫》之前已经做过很多片子,我们还缺少这样一个成长过程,没有这个过程,各个环节都不会成熟。

“为什么韩国电影能做起来,因为它之前一直在帮好莱坞做加工,整个加工体系,非常好莱坞化。在这个过程当中,它也学习了好莱坞的明星制、特效等电影制作技术,是这样慢慢成长起来的。”

沈永亮表示,国内也在学,不管是电影还是动画,相信中国会摸索出自己的模式。《大圣归来》学的就是好莱坞的功夫片模式,比如故事结构、人物塑造。《十万个冷笑话》就是学习日本的,先是连载漫画,比如宫崎骏想拍的《天空之城》,他的投资人就是让他先画成漫画连载,再看读者的反应。

大圣蜜月期

国内动漫产业化尚处早期阶段,市场化不够,主要靠政策补贴推动。因为投资缺乏导致产品质量不足以吸引观众,这个行业曾经经历过一段漫长的恶性循环时期。

最近一年时间里,《大圣归来》以及《捉妖记》的票房大卖给改变这种恶性循环带来了最好的契机,未来国产动画能否巩固这类片子带来的投资信心,将深刻决定未来的国内动漫产业的生态格局。

据CBO中国票房网数据,《大圣归来》总票房达9.56亿元。《捉妖记》总票房24.39亿元。

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动画系主任、三维动画实验室主任薛峰对指南君(ID:xsbzhinan)分析称,中国是不缺钱的。现在有不少资金想投这个产业,因为《大圣归来》《捉妖记》现在大家慢慢对国产动画电影产生了信心。但《大圣归来》的成功有各种各样的机缘,就看下面还有没第二第三个《大圣归来》来巩固市场的信心。

“现在还处在《大圣归来》蜜月期,2016年的黄金档期还没到,推出的动画电影质量你也不知道。而且这种片子的制作都是很多年前启动的,现在改变观念,再立项也已经来不及,开播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而那些已经在制作中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薛峰认为。

市场化正在启动,但是就国内动漫产业整体而言,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断奶的时刻,大部分动画企业主要利润依然来自于政府补贴。

尚未断奶

一直以来中国的动画行业受到国家政策大力支持,补贴、减免税等优惠政策。而播出政策的推出,一方面减少国内企业受外部市场的冲击,同时也一定程度限制以往主流渠道播出产品的风格和受众。一旦政策措施取消,动漫产业公司将会遭受大面积的沉重打击。

2015年1-8月、2014年度和2013年度,舞之动画取得的政府补助总额分别为277万元、278万以及35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72万元、-531万元以及-276万元。2015年全年净利润约98万元,扭亏为盈。

另一家新三板公司欢乐动漫(NEEQ:835622)2015年营业外收入较2014年下降73.16%,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大部分财政补贴尚未到账。2015年欢乐动漫实际取得财政补贴为140万元,尚有约249万的政府补贴,因在2015年12月31日前未到账,未计入该年度的营业外收入。

2015年崇德动漫收到的各项政府补助款项合计为280万元,非经常性损益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同比出现下降。崇德动漫表示,随着影视片的制作完成,前期相关广告预收款项确认为收入,有效地降低公司报告期内经营业绩依赖政府补助的风险。

即使是出品了《熊出没》的华强方特(834793)也并未断奶,同样存在严重依赖政府补贴的状况。

截止2015年6月末,华强方特获得的政府补助余额43.65亿元。从2013年到2015年上半年,华强文化共计收到政府补贴约16亿元,已经计入这几期损益的补贴额仅为7.04亿元。余额加上已经计入损益的,截止2015年6月末,华强方特获得的政府补贴超过50亿元。

华强方特(834793),2015年营业收入28亿元增长19.14%,净利润6.53亿元,同比减少8.0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4.13亿元,同比上涨8.94%,其中,计入当年损益的政府补助2.47亿元。

郑利嘉对指南君(xsbzhinan)表示,近年来传统的播出奖励在逐步取消,现在政策更加倾向于支持项目,这也给真正优秀的公司和作品更多机会。以前的播出奖励在500-2000元每分钟,而电视台的播放费是几块钱到两百块钱每分钟。现在项目补贴,现在每个项目的补贴会有几万到两三百万不等。

接下来几天,指南君将就动漫行业的产业链痛点、明星企业,继续发布相关深度报道,力图为中国动漫把脉,提出有启发性的行业问题与建议,敬请您继续关注。

Leave a Comment